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道覆得意现杀招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2680 2021-09-14 16:47

  镇魂小说网 www.nwclwh.com,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徐道覆的脸上慢慢地绽放出了笑容,看起来,他对朱超石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他一边点头,一边说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那在你看来,我军和晋军的优劣何在呢?”

   朱超石的心中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笑了起来:“何无忌现在所部五千人马,多是跟随他多年征战的旧部,很多是身经百战的北府老兵,战斗力非常强悍,如果是陆战,打正面,老实说,虽然神教的弟子剑术过人,悍不畏死,但若是想在正面跟他们对抗,恐怕需要一万以上的主力才行,这点大帅跟北府军交手多年,应该深有体会。”

   徐道覆咬了咬牙:“北府军甲兵犀利,兵员素质也非常高,结阵而战,不是我们的优势,神教弟子多是轻快迅捷的剑术高手,乱战,混战,伏击和突袭是优势,但若是正面以堂堂之战对敌,则处于下风。你说得不错,我最担心的,就是跟北府军的主力打正面作战,虽然在岭南,我军的数量发展了不少,但新兵多是俚侗人,战斗力远不能跟神教弟子,更不用说跟北府军相比。”

   朱超石正色道:“所以,以末将的愚见,不如趁着何无忌还没来,我们主动地回撤,放弃南康,转而以小股部队,轻兵袭扰其粮道,何无忌得到一座空城没有什么意义,而粮道被袭,大军在这里不能持久,加上如果他悉众前来,豫章城必会空虚,我们可以命令那些归附神教的江州各地的山贼土匪,桓楚旧部,让他们偷袭豫章一带,不求真的攻下,只求让何无忌感觉到后方受到威胁,主动撤兵,到时候我们再跟踪追击,可全破敌军!”

   朱超石一边嘴上这样说,一边暗想:镇南的军队如果能以最小的代价占了这南康城,这妖贼突袭的计划,就算是给阻止了,到时候他们再象这次这样下毒偷袭,就不再可能,无论是镇南本人还是派遣得力大将如谢宝,魏顺之等镇守此处,都可无忧,等镇南回头消灭了各路江州的反贼,荆州那里的道规哥应该也能抽出兵马来援,那妖贼就再不能过五岭一步了,这大概就是我能为镇南做的最大贡献了吧。

   他一边想,一边说,脸上不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而徐道覆的大笑声则打断了他的思路,让他赶紧停了下来,只听到徐道覆自信地摆了摆手:“我们这回费了这么大力气,好不容易一举突袭南康得手,就不可能再这样轻易地放弃。何无忌以为可以水陆并进,突袭攻我,却不知,他这样做,可是正中我的下怀!”

   朱超石的心猛地一沉,脱口而出:“大帅有何破敌良策?”

   徐道覆面带微笑,看着朱超石,说道:“你刚才还没有说完,我军和晋军的高下,你只说了一半,这打正面陆战,列堂堂之阵,我们确实跟老北府军打,没有优势,但是若论操舟行船,水上争雄,嘿嘿,那十个北府兵,也不是我们一个三吴汉子的对手啊。”

   朱超石的脸色一变,讶道:“可是,可是这南康并没有我们的船队啊。”

   徐道覆冷笑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超石,其实这次突袭南康,只是我整个计划的第一步,为的就是先突袭,再示弱,让何无忌判断我军兵力不足,这样他就不会等待各地分散的兵马集中,只会带身边的豫章兵马前来。豫章和南康毕竟相隔千里,陆路也不是太好走,他料定了我军越五岭突袭,不可能有船队,而平时他在南康也不留船队,就是为了随时能突袭南康,而不是被南康的敌军反攻豫章。”

   朱超石的背上开始冷汗直冒,拳头也不自觉地攥紧了:“大帅分析得很对,但是这个船队,难道你可以让他从天而降?!”

   徐道覆哈哈一笑:“就在我们突袭南康城的同时,我已经派所部通过拓宽的五岭山道,把上百条战船的龙骨通过陆地车载,给运到南康南边的沅水之中,并在那里运用前一阵运到南康贩卖的木料,迅速地制成船板,装于龙骨之上,就在刚才你天人交合的时候,我军的第一批百条艋冲战船,已经组装完毕,何无忌在豫章的舰队,不过一百四十多条黄龙舰,比我军的战船还要小一号,若论水军的素质,更是远不如我们在水上作战多年的老弟兄,这次,我要的就是诱何无忌亲自与我军决战,把他和他的北府老兵,全部消灭在大江之上!”

   朱超石的额头上,开始沁出大滴的汗珠,他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强颜欢笑道:“高,实在是高,大帅你可真的是完全猜中了何无忌的心思啊,只不过,何无忌用兵谨慎,如果真的看到我军的大队战舰,那恐怕不会应战的吧。”

   徐道覆冷笑道:“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朱将军,如果需要何无忌一怒而失去理智,亲自追杀,那你说要在什么情况下才实现呢?”

   朱超石咽了一泡口水,艰难地说道:“这,这恐怕是要让他觉得抓住了敌军的主帅,或者是追杀敌军的首脑人物才行,大帅,你的意思…………”

   徐道覆满意地点头道:“你看,刚才你也说过,他现在最恨的人可能还不是我这个老对手,而是你这个新叛徒,如果让你当先锋,带个十几条小船去挑战,那何无忌会不会主动来追击你呢?”

   朱超石的脑子里顿时“轰”地一声,这一个个杀招,环环相扣,徐道覆真的是对何无忌的性格吃得死死的,因为他设想的每一步,几乎都是自己所了解的何无忌一定会做的,高手对决,这样旗差一招,真的是满盘皆输,最可怕的是,自己好像也做不了任何事去警告或者救援何无忌,怎么办,该怎么办?朱超石的心急如焚,连擦汗的动作,都停下了,任由满头的汗水汇成一条条的浆水,顺脸而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