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天唐锦绣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疑惑不解

天唐锦绣 公子許 4626 2021-07-23 14:20

  镇魂小说网 www.nwclwh.com,最快更新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想法得到印证,宇文陇登时心中大定,问道:“战况如何?”

   斥候道:“右屯卫出动千余具装铁骑,数千轻骑,由安西军校尉王方翼率领,一个冲锋便击溃文水武氏八千人的阵地,而后一路追杀至昆明池附近,将文水武氏的私军杀得干干净净,逃亡者不足白人,便是主将武元忠,其家主嫡孙武希玄亦殁于阵中。”

   “嘶……”

   左右将校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谁都知道文水武氏乃是房俊的姻亲,也都知道房俊是如何宠爱那位妩媚天成、艳冠群芳的武媚娘,即便是两军对阵,可是对文水武氏下了这般狠手,却着实出人预料。

   宇文陇亦是心中惴惴:“房二那厮这是动了真火啊……”

   想想也是,如今双方战局虽然成拉锯之势,甚至自房俊驰援长安之后偶有胜绩,但双方之间巨大的差距却不是几场小胜便能够抹平的。时至今日,东宫动辄有倾覆之祸,一丝半点的错误都不能犯下,房俊的压力可想而知。

   此等情况之下,身为姻亲的文水武氏不仅甘愿投靠关陇与房俊为敌,更作为先锋深入战略要地,试图给予房俊致命一击,这让房俊如何能忍?

   有人忍不住道:“可这也太狠了!文水武氏本就不是什么世家大阀,底蕴有限,八千兵马顾忌已经掏光了家底,如今被一战歼灭、全部屠杀,此战过后怕是连豪强都算不上。”

   好歹是自家亲戚,可房俊偏偏逮着自家亲戚往死里打,这种酷烈狠辣的作风令所有人都为之忌惮。

   这个棒槌眼见局势不利,动辄有倾覆之祸,已经红了眼不分亲疏远近,谁敢挡他的路,他就弄死谁!

   周围将校都面色颜色,心中忐忑,求神抱佛保佑千万别跟右屯卫正面对上,否则怕是大家的下场比文水武氏好不了多少……

   宇文陇也这么想。

   宇文家现在算是关陇当中实力排名第二的门阀,仅次于这些年横行朝堂攫取无数利益的长孙家。这完全倚赖当年先祖执掌沃野镇军主之时积攒下的底蕴家底,时至今日,沃野镇依旧是宇文家的后花园,镇中青壮竞相投入宇文家的私军,全力支持宇文家。

   右屯卫的强硬剽悍是出了名的,在大斗拔谷与吐谷浑铁骑硬碰硬的大战,兵出白道在漠北的冰天雪地里覆亡薛延陀,一场一场的硬仗彰显了右屯卫的风骨。这样一支军队,纵然能够将其战胜,也势必要付出极大之代价。

   宇文家不愿承受那样的代价。

   若是自己这边进度缓慢一些,让长孙家先行抵达龙首原,牵一发而动全身之下,会使得右屯卫的攻击活力完全倾泻在长孙家身上,无论战果如何,右屯卫与长孙家都必将承受严重之损失。

   此消彼长之下,宇文家不能可以伺机突进玄武门,更会在以后压过长孙家,成为名符其实的关陇第一门阀……

   宇文陇心念电转、权衡利弊,下令道:“右屯卫猖獗暴戾,残忍血腥,犹如笼中之兽,只可智取,不可力敌。传吾军令,全军行至光化门外,就地结阵,等待斥候传回右屯卫详细之布防策略,才可继续进军,若有违令,定斩不饶!”

   “喏!”

   左右将校齐齐松了一口气。

   这支军队汇聚了多家门阀私军,整编一处由宇文陇统御,大家之所以进入关中参战,想法大同小异,一则忌惮于长孙无忌的威逼利诱,再则也看好关陇能够最终获胜,想要入关攫取利益。

   但绝对不包括跟东宫拼命。

   大唐立国已久,以往一个门阀便是一支军队的格局早已不复存在,只不过大家倚仗着建国之前积攒之底蕴,养护着或多或少的私军,李唐因门阀之襄助而夺取天下,高祖皇帝对各家门阀颇为优容,只要不祸害一方、对抗朝廷政令,便默许了这种私军的存在。

   但是随着李二陛下励精图治,国力蒸蒸日上,尤其是大唐军队横扫六合天下无敌,这就使得门阀私军之存在极为碍眼。

   国家越来越强势,门阀自然随之削弱,再想如以往那般招募青壮编入私军,已经全无可能。更何况国力愈来愈强,百姓安居乐业,已经没人愿意给门阀卖命,既然拿刀当兵,何不干脆参加府兵为国而战?大唐对外之战争近乎无敌,每一次覆亡敌国都有无数的功勋分派到将校兵卒头上,何苦为了一口饭食去给门阀卖命……

   所以眼下入关这些军队,几乎是每一个门阀最后的家底,若是此战折腾个精光,再想补充已经全无可能。

   早已将“有兵就是草头王”之理念深入骨髓的天下门阀,如何能够忍受没有私军去镇压一方,攫取一地之财赋利益的日子?

   故而大家伙见到宇文陇一本正经发号施令,看上去谨慎小心步步为营实则满是对右屯卫之忌惮,登时大喜过望。

   本就是来掺合一番,凑个数而已,谁也不愿冲在前头跟右屯卫刀对刀枪对枪的硬撼一场……

   ……

   右屯卫大营。

   中军大帐之内,房俊居中而坐,各路消息雪片一般飞入,汇总而来。将近丑时末,距离叛军骤然出兵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时辰,房俊忽然觉察到不对劲……

   他仔仔细细将堆在桌案上的奏报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而后来到舆图之前,先从通化门开始,手指顺着龙首渠与长安城墙之间狭长的地域一点一点向北,每一个奏报的时间都会标注一个叛军抵达的相应地点。然后又从城西的开远门开始,亦是一路向北,查看每一处位置。

   叛军直至眼下抵达的最终位置,则是长孙嘉庆部距离龙首原尚有五里,已经接近大明宫外的禁苑,而宇文陇部则抵达光化门以西十里,与陈兵永安渠畔的赞婆、高侃所部依旧有着将近二十里的距离。

   亦即是说,叛军声势汹汹而来,结果走了两个时辰,却分别只走出了三十里不到。

   要知道,这两支军队的先头部队可都是骑兵……

   声势如此浩大,行进却如此“龟速”,且东西两路叛军几乎步调一致,这葫芦岛地卖得什么药?

   按理说,叛军出动如此之多的兵力,且左右两路齐头并进,目的显然希望双管齐下夹击右屯卫,使得右屯卫顾此失彼,纵然不能一举将右屯卫击溃,亦能予以重创,如论接下来继续集结兵力突袭玄武门,亦或是重新回到谈判桌上,都能够争取极大之主动。

   然而现在这两支军队居然不约而同的缓速前进,放弃直接夹击右屯卫的机会,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我看不出的战略阴谋?

   房俊不由有些焦躁,想着若是李靖在这里就好了,论起行军布阵、战略决策,当世天下无人能出李靖之右,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倚仗穿越者高瞻远瞩之目光打造超级军队的“废材”而已,这方面实在不擅长。

   或许是长孙家与宇文家彼此不合,都希望对方能够先冲一步,以此吸引右屯卫的主要火力,而另一方则可趁虚而入,减少伤亡的同时还能够获取更大的战果?

   事关重大,如何予以应对,不仅决定着右屯卫的生死,更攸关东宫太子的存亡,稍有疏忽,便会酿成大错。

   房俊权衡再三,不敢擅自决断,将亲兵首领卫鹰叫来,避开帐内将校、参军,附耳吩咐道:“持本帅之令牌,即刻入玄武门求见李靖,将此间之情况详细告知,请其分析利弊,代为决断。”

   专业的事情还得专业的人来办,李靖必然一眼能够看出叛军之战略……

   “喏!”

   卫鹰领命而去。

   房俊坐在中军大帐,随着两路敌军逐渐逼近的消息不断传来,如坐针毡。

   不能这般干坐着,必须先择选一个方案对叛军的攻势予以应对,否则万一李靖也拿不准,岂不是坐失良机?

   房俊左右权衡,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应当主动出击,若李靖的判断与自己不同,大不了收回军令,再做布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