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言情 白衣水草

第十二章 两个人的生活

白衣水草 莫默子七 3782 2021-04-22 13:03

  镇魂小说网 www.nwclwh.com,最快更新白衣水草最新章节!

   在他们往回走的时候,沈溪笑了一下,说:“好像到什么地方都能看到他。”又自顾自说着:“见到他有点尴尬。”

   “嗯。”林培回应她。

   “还是早点回家吧,还有作业要做。”沈溪轻轻摇摇头,好像在确认自己的清醒。

   眼前的雪花依旧飘着,不停飘着,满天满地,抬起头的时候,许多的雪花落下来,像是有某种宿命般地降落。

   其实自己走的路哪一步不是宿命呢?林培想到这里就笑笑。想到那个要回的客气的,陌生的,或是说冰冷的家,好像也没有那么寒冷了。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和她出来,是因为想逃避那个家,也是想喜欢她。可惜这个愿望很快就要被打破了,心里有点伤感,只是因为这一次没有完成的出行,没有说出口的表白。心里是有多孤单,多寂寞,好像在这场大雪里也显得无足轻重了吧。

   其实没有说出什么也好,没有发生什么也好,这样两个人只是并肩走着,也很好。至少可以期望有时可以出来见面。心里做了保护她的决定,忽然觉得分别也没那么可怕了,就连她喜不喜欢自己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林培想着想着就走到分岔路口,沈溪嘴角上扬,像是一个努力表现出来的微笑,但是在橙黄色的路灯下显得格外温暖。

   林培半举起手,挥到一半打了个响指,扬扬眉毛,表情很酷地说;”再见。”

   林培转身的一刹那沈溪忽然想起林培这次叫她出来有些奇怪,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又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地走了一路。他会不会是有心事?沈溪心想。有个细小的感觉在心里闪了一下,林培是不是喜欢自己?好像有点像,但以他的性格,喜欢一个人怎么能表现得含糊?况且他的选择那么多,肯定不会玩这种青涩笨拙的暗恋游戏。

   可是沈溪没有想,当一个看起来很受欢迎的男生卸下闪亮的盔甲去喜欢一个女生的时候,他不会玩游戏,也会青涩笨拙。

   沈溪似乎是存心把心里的感觉赶走,思绪再一次飘到徐白衣身上。她没有问自己那个心里一直存在的问题,自己是不是也可能会喜欢林培?

   也许可能吧,可是她从来不想这个问题。

   从来不想。

   周日上午,施雅和徐白衣坐在书店的自习桌前,桌子旁边是高大的落地窗,卷帘被高高收起,外面的雪景很清晰。

   施雅和白衣看着窗外马路上车子来来往往,还有一些骑自行车的人。看见马路上的雪被整齐堆在道路两边。大雪过后,空气都变得更加透明,所有东西在眼睛里都非常清晰。

   一人插着一个耳机面对面坐着,好像晴朗的天气没有尽头。

   “等会儿下去喝奶茶好不好?”

   “好呀。”

   “这种天气好像就是为了喝奶茶生的。”

   徐白衣扬扬眉毛,表情好像在说听到了一个很新奇的论断。

   “我弟弟特别喜欢雪天出来玩,每次拉我出去都烦得不要不要的。”

   “雪天出来不是很好吗?”

   “也许吧,和你是这样的,不过和他出来就要看一群小孩玩无聊游戏,实在是太无聊了。”

   “听你说就感觉够无聊了。”

   “不过他大部分时候还挺可爱的,如果不要我总是陪着他干这干那的话他就是一个完美小孩。”

   “完美小孩,好像见一见。”

   施雅拉过放在桌子旁边的书包,伸手进去掏两下,拿出一个钱夹,打开递给徐白衣“就是这个,可爱吧?”

   “有点像日本漫画里的小孩。”照片上的男孩眼睛不大,手里拿着凳子,表情却很认真。眼睛朝镜头旁边看过去,仔细看,确实是很可爱的小孩。

   “我弟弟有强迫症,特别喜欢把不整齐的东西摞起来。”

   “小心看多了你也成强迫症了。”徐白衣笑着逗她。

   “我有那个心,但是没那个力气。”

   “家里有两个小孩应该会很热闹吧,至少有人陪你玩了。”

   “我弟弟陪我的时候确实很多,而且不管一天多么不高兴,只要和他呆一会儿,那些不快乐的情绪就都被吹跑了。”

   “把你弟弟借给我吧。”

   “不要。不过说不定我可以带你见见他。”

   “是吗?”

   “嗯,其实我也想,你们这种独生的小孩在家也挺无聊的吧。如果遇上不开明的父母,家里也没那么好待吧。”

   徐白衣很仔细地想了下,觉得还真的是这么回事。“有点,被你这么一说还有点伤感。”

   “那就把我弟弟借给你,不过只借两天哦。”

   “求之不得。”两个人说笑着收拾东西下楼,施雅忽然想到几个月以前自己也在这里坐过,不过是一个人,心里喜欢徐白衣。心里有一点恍惚,喜欢的人来到身边原来只需要一瞬间的功夫,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很遥远的人真的可以如此接近,好像自然而然,甚至让人觉得“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啊,在徐白衣身边的感觉,有点简单,也很轻松。不过即使是平淡,也让施雅更加明确了一点,就是她喜欢徐白衣,真的喜欢。

   而对于徐白衣来说,这一切同样变化得平淡又不可思议。几乎从来没有想过和沈溪分手,然后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自己用了很多年认为,水草是自己的宿命,他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那个他称作水草的女孩退回沈溪的位置,他应该如何面对。

   怎样面对,好像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但却不是一个需要马上回答的问题。

   徐白衣忽然发现自己从没有想过如果就此和水草永远分别会是怎样的情景,会不会在某一天忽然想念她,会不会在某一天忽然后悔起自己所做的事情。即使如今,水草的影子在自己的生活里已经变得极浅极淡,但徐白衣一直觉得,她还在那里,还在一个他可以见到,可以接触到的位置。如同在游泳过程中把头探出水面,发现除了自己在水中看到的安静的,孤单的泳池瓷砖墙,原来还有另一片天地。

   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让徐白衣做了这个决定,尽管有时看起来荒唐,但也自然而然。而对于他,这条路望不到尽头,徐白衣知道,自己选择了这一边,却不知道走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故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