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言情 九州经

第两百九十九章 约法三章

九州经 卖报小郎君 4968 2021-04-22 10:08

  镇魂小说网 www.nwclwh.com,最快更新九州经最新章节!

   姑射公主无奈告退。

   殿门缓缓合拢,人皇走向台基上的銮座,负手而立,他身后,无声无息多了一道身影,儒衫飘飘,头戴方巾,白须白发,耄耋之年。

   “当年你以圣书推演她的命数,言她活不过二十,东荒之行,十死无生。”人皇转过身,灼灼凝视老人:“如今,是寡人赢了。”

   老人笑道:“盘古转世,气运浑厚,姑射能逃过一劫,不足为奇。”

   人皇哂笑道:“你不妨再算算,我立青阳为储君,这中州命途又将如何?”

   “窥探天机,可一不可再,不算也罢。”老人摇头叹息。

   两人长久无话,老人打破沉默:“她当年若是死在东荒,万事太平。”

   人皇双眸爆射出两道神芒,空旷的大殿中溢满杀气。

   “行了行了,老头子就是个教书匠,跟我置什么气?”老人嘀咕。

   人皇冷笑:“夫子,你去北域,寡人就不送了。”

   老人点点头,看了人皇半晌,声音苍老,夹杂着悲伤:“陛下,太微星晦,太市星炽,紫薇星异变是迟早之事,你当真不再三思?”

   “寡人的这盘棋,十年内可见分晓。若我赢了,万事皆休,若我输了,夫子只需来我坟前祭上一杯浊酒。”

   老人无言,作揖离去。

   儒圣曰:忠告而善导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楚望舒收到人皇诏书,是在与三姐鸳鸯戏水之后。在床上梅开二度后,楚望舒见姐姐扶着浴桶撅屁股扭腰,欲火熊熊,又来了一发。可就算如此频繁的欢好,他仍然对怀孕不抱希望。

   真人境就子嗣艰难了,半妖难上加上。

   楚望舒把不可描述的液体喷进三姐体内,搂着她在大浴桶里洗干净身子,出浴更衣,随后就接到太监禀告,说人皇要招他做驸马。如果他同意,便立刻昭告天下。

   楚望舒先是一惊,心想,姬南曼终于还是对我出手了么?这是像父皇赐婚的节奏啊。

   感受到身边三姐投来杀人般的视线,他咳嗽一声,婉拒道:“我与四公主寡淡相交,实在难以从命。”

   太监一愣,说,楚公子误会了,陛下是给姑射公主赐婚。

   别说楚望舒,楚浮玉都表示惊呆了。

   “人皇要给姑射赐婚......驸马是我?”楚望舒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

   太监心想,姑射公主好歹是我中州第一美人,您这心惊肉跳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呦,楚公子真是艳福不浅。”楚浮玉阴阳怪气道。

   楚望舒沉吟片刻,“容我思考思考,午后给人皇答复。”

   太监告退。

   楚浮玉立刻去拧他耳朵,恶狠狠道:“你要思考什么?”

   “你越来越像只醋坛子。”楚望舒拥住三姐,咬耳朵亲热一番,解释道:“我和人皇只见过一面,姑射是他最宠爱的女儿,他平白无故把女儿嫁给我,你不奇怪?”

   楚浮玉歪着脑袋,想了想:“也是哦。”

   楚望舒冷笑:“无非是借我气运,稳住姑射储君之位。”

   楚浮玉恼怒道:“不能让他们利用,气运至关重要,怎能说给就给。她又不给你睡,凭什么给她......不,就算她愿意给你睡,你也不能睡。”

   只有我可以。

   “给了便给了,我求之不得。”楚望舒叹了口气。

   太乙真人说他天人命格,克父克母克妻克子,依他前世悲惨的境遇来看,确实如此。而这一世,也差点害死水玲珑。既然气运浑厚,那就散去一部分气运,看是否能改写天人命格。

   “那你不准对她动心,不能借婚约接近她,不能与她有任何肢体接触,不能......”

   小宫女匆匆跑进来,打断了楚浮玉说话,“楚公子、楚姑娘,公主殿下来啦。”

   在皇宫,能以公主殿下自居,而不需排位前缀的,就姑射一人。

   姑射公主款款而来,身后跟着两名姿容不俗的宫女,她走到哪里都是一道“清凉”的风景,唯一的不同,便是今日盛装打扮,衣裙华丽,金钗首饰,烨烨生辉。那张清丽脱俗的绝色脸蛋,还TM施了淡妆。

   姑射来到楚望舒寝殿,屏退宫女,淡淡道:“楚公子,我今天漂亮吗。”

   简单粗暴的发问,让楚望舒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楚浮玉咯咯笑道:“漂亮,青阳妹妹天生丽质难自弃。”

   “妹妹?”姑射点点头:“没错,本宫是为了见楚公子,特意打扮一番。”

   楚望舒真受不了这个女人“粗暴”的语言风格。

   “楚公子愿意娶我吗。”

   楚浮玉气的直发抖,心说,这小娘皮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她总算碰到对手了,凭借妖冶放荡,没羞没躁的作风,她能轻而易举击败水玲珑、李妙真,俘获男人的心,可她没法击败姑射,因为任凭她如此张牙舞爪,姑射都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她白费半天劲,敌人也不搭理。

   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楚望舒苦笑道:“人皇是想借我气运,稳公主的储君吧。”

   姑射坦然点头。

   楚望舒好笑道:“公主何必与我三姐置气?”

   姑射嘲弄道:“楚公子可真爱护你三姐。”

   心里莫名的有点酸楚。

   楚望舒摆摆手,不愿纠缠这个话题,顺手把依偎过来的姐姐推开:“找我何事?我同意的。”

   “来与楚公子约法三章。”姑射很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示意自己是来谈合作的。

   “请说。”

   “本宫与楚公子的婚约,紧紧是一纸婚约,虽昭告天下,但不具备任何实质效应。楚公子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就是我不能爬公主的床。”

   姑射脸色僵了僵,淡淡道:“待风波平定后,本宫会与楚公子解除婚约,当然,由你主导。”

   楚浮玉在旁听着,放心了许多,仍有些吃味:“那公主也不必盛装打扮吧。”

   “做做样子而已。”姑射告辞离开。

   当天下午,人皇昭告天下,将姑射公主姬青阳,许配与道门弟子楚望舒。

   圣昭一出,喧嚣尘上的舆论果然平息不少。来自朝野的反对声小了许多。

   这还只是楚望舒名声带来的最“肤浅”的影响,不算气运这种看不见的东西。

   理由有以下几点:一,楚望舒双灵之身,每一个双灵之身都是名垂青史的豪杰。单凭这层身份,足以让中州勋贵动心。以前楚望舒是道门弟子,是东荒的人,如今他是中州的驸马。

   二,仍然是楚望舒道门核心弟子的身份,他与姑射定亲,代表姑射与道门的关系更加亲密,有道门在背后支持她。

   当然,大部分群众,还是持反对意见。

   祭祖大典前夕,许多人彻底难眠。

   前太子姬玄琅,大醉一场。

   四公主姬南曼,亲手画了一副楚望舒画像,黯然神伤。楚望舒和十六妹定亲,她算是彻底没希望了。

   第三日,人皇在圜丘坛举行祭祖大典,百官朝拜,场面盛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