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言情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7823章 碎木屑

  镇魂小说网 www.nwclwh.com,最快更新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一片枫叶林前。

   骆星辰藏在山坡上,望向下方的营地。

   “燕子坞,没见到燕子,倒是见到一堆石头和沙土。”

   骆星辰小声道。

   “燕子坞是古名,以前应当是有燕子的,但后来附近的百姓滥砍滥伐,刀耕火种,这树木一天比一天少,还有燕子才怪。”

   石依云指着前面的枫叶林,接着道:“你看那边的枫叶林,那是后来种的,个头都不大。”

   “种树是善政,福泽子孙后代。”骆星辰道。

   “问题就出在福泽子孙后代上,为官一任,为了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在任的时候,看不到好处,得不到实惠的事儿,又有几个官肯干呢。”石依云唇角上扬道。

   “我想明白了。”

   骆星辰忽然心头豁然开朗。

   当时他没想明白石依云所言的辽国将亡的缘由,忽然他从石依云分析种树一事上联想到了关键点。

   石依云这样一位江湖门派的圣女,缘何对朝政之事,有如此的远见卓识?

   这是她个人兴趣爱好吗?又或许是……

   就是拜火教高层共同的目标!

   什么目标?

   显而易见,拜火教想要的不仅仅是和辽国朝廷合作,他们要的是颠覆辽国朝廷,自己建立属于拜火教的皇朝。

   从下层开始举旗,那就意味着要跟辽国正面相抗。

   辽国毕竟立国百年之久,底蕴深厚,加上南边大齐虎视眈眈,西北草原部落也雄心勃勃,真要是正面相对,拜火教和辽国拓跋氏拼个半死不活,结果是便宜了其他人。

   这个叫做为王前驱。

   拜火教的高层不傻,他们当然不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这么一来,他们可选择的方式,便是从内部侵蚀,一点点的削弱辽国,最后达到取而代之的目的。

   想到这一点,骆星辰觉得不寒而栗。

   拜火教图谋这么大,怎么会允许有人破坏他们的计划呢。

   身边的石依云,如今还是拜火教的大圣女,是拜火教真正的高层啊。

   看到骆星辰的脸色变了,石依云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不用害怕,我是不会因此事害你的。”

   “原因有很多,其一嘛,这事儿并不算太隐秘,至少辽国高层猜出来了。”

   “这其二,我并不赞同他们的想法,换句话来说,虽然我也是拜火教的一员,但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石依云慢悠悠的说了一番话来。

   骆星辰此时,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辽国高层既然猜出来了?为何还要跟拜火教合作?为何不想尽法子,除掉拜火教?”骆星辰疑惑道。

   “你以为他们不想除掉拜火教吗?实在是,他们做不到啊,现在辽国被拜火教渗透的跟筛子似的,到处都是拜火教的人,他怎么除掉?除非辽国皇帝把收下办事的文臣武将,全给杀了,否则,他就别想着除掉拜火教。”

   “这就是阳谋,让辽国皇帝无可奈何的谋划。”石依云唇角上扬。

   “既然拜火教的谋划极有可能成功,为何你不赞同呢?”骆星辰问出了第二个疑问。

   “很简单,这样的拜火教即使成功取辽国而代之,那也不是真正的拜火教了,而是成了一群争权夺利的可怜虫。”

   “你不知拜火教立教之基,所以你不明白我说的是何意。”

   “拜火教起源于波斯,大意上是用来拯救世人的,拯救世人的根本在于身体力行的救世,而武功只是用来防身的,不是教义根本。”石依云缓缓道。

   “既然拜火教的教义是拯救世人,那么他们想要谋取辽国,得到权位后,就可以拯救世人了啊。”骆星辰道。

   “你看那些血衣盗,这算拯救世人?”石依云脸上露出了讥讽。

   长坪村。

   听说杨永青的婚期定在九月二十六,杨永智跟袁道长那里商量了一番,又跟杨若晴这打了招呼,请了十来天的假回来帮杨永青打造家具。

   不仅是他自己,他还喊上了两个木匠朋友一块儿过来做事,当然,他本人是不需要工钱的,但是两个朋友的工钱还有一天三顿饭那得杨永青包。

   金氏原本病得反反复复,听说了杨永青要娶亲的事,高兴得不行,那病竟奇迹般的就自己好了。

   杨永青于是请赵柳儿帮忙烧饭,当然,三哥可以不要工钱,那是因为是亲兄弟。

   三请三嫂帮忙烧饭,是肯定不能白烧的,毕竟烧饭也是一件很受累的事。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金氏和赵柳儿婆媳烧饭,杨永智杨永青兄弟带着两个木匠朋友投入了热火朝天的打造家具中。

   老杨头也变得充实起来,每天上昼是稳稳三个六去老宅那边督工,看打造家具的进程,老汉很多时候还要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下昼则去鱼塘那边钓鱼,去找老孙头他们抽会旱烟,吹吹牛逼。

   刘氏也没闲着,天天去捡杨永青他们刨家具从木头上刨下来的木头碎屑。

   “四婶,你要这些东西做啥?”

   这天,刘氏照例又拿了一只篾竹筐子过去扫木头碎屑,还有一些拳头大的木头疙瘩她也一并捡进筐子里,临出门的时候杨永青忍不住,追上来指着那筐子好奇的问。

   刘氏笑呵呵说:“捡回去做柴禾烧呀!”

   “冬天取暖搁到火盆里也能烧一阵,看看,你四婶我会过日子吧!”

   杨永青听得直摇头,“四婶,这玩意儿是生木头碎屑,烧起来那烟雾大着呢,十双眼睛都能给你熏瞎咯!”

   刘氏撇撇嘴,“我眼皮子牢靠,不怕熏。”

   刘氏拎起竹筐子就要走,杨永青又追上来。

   他伸手过来抓住那竹筐子,笑得眼歪嘴斜,“四婶,你这天天来我这白捡这木屑走,这是赤果果占我便宜呐!”

   刘氏一听这话,挺起像棺材板一样的胸脯并朝他瞪眼:“青小子你个混蛋王八羔子,瞧你那小气劲儿,老娘跑断几条腿才给你说来这门好亲事,不见你半个子儿的辛苦钱,拿你一点不要的碎木头屑咋啦?咋啦?”

   “嘿嘿,四婶,你这拿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每天上昼两筐子,下昼两筐子,几天下来都拿了几十斤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