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最初进化

第二十一章 现成便宜

最初进化 卷土 8324 2021-09-14 09:31

  镇魂小说网 www.nwclwh.com,最快更新最初进化最新章节!

   听到了莫比乌斯印记的科普,方林岩立即举手投降:

   “OKOK,接下来呢,我们已经抓住了这头魉兽,比斯卡数据流呢?”

   莫比乌斯印记道:

   “我只有抓到魉兽之后,才能以它为粒子锚,然后在这个世界当中的位面裂隙当中穿梭,进而打捞出富含比斯卡数据流的碎片。”

   “所以接下来就是我的事情了,八个小时以后,就能知道这一次的打捞的收获如何了。”

   既然莫比乌斯印记这么说,方林岩也就放下心来,对着白里凯道:

   “好了,没骗你吧?是不是无惊无险?”

   白里凯也是茫然道:

   “这就完了吗?”

   方林岩道:

   “对啊,咱们两清了。”

   两人便一面说一面往前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方林岩又看到了旁边的一户人家门口有烧残的白蜡烛,忍不住好奇的道: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乃是外地人,来到城里面之后,已经发觉好多户人家门口都有这东西了。”

   白里凯见了以后顿时脸色一变道:

   “先生有所不知,前不久我们这里才闹了一场瘟疫,好容易等到天凉后才算渐渐平息。”

   “前天乃是归元节,乃是纪念家人,安抚亡魂的日子,所以凡是最近家里有人过世的,就会在门口燃起一支白烛,任其烧尽以后,从留下来的烛泪形状来辨别亡魂在地下是否安宁。”

   “所以通常情况下,这半截残烛是根本不会去碰的,民间习俗说会打扰了亡者的安宁。”

   方林岩点点头,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然后迟疑了一下道:

   “你们这里经常出现瘟疫吗?”

   白里凯道:

   “经常倒也不至于,只是这两年确实频密了些。”

   方林岩点点头,便与之挥手作别,直接朝着城西走了过去。

   ***

   此时方林岩的目标,当然就是城西的黑沙坡了,班志达方丈已经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说是到了那里找老羊皮,就能够帮他将铠甲之敌打造成正式的武器。

   之前的铠甲之敌虽然也是传说装备,但严格说起来,传说装备之间也是有很大差别的,普通的传说和精品传说装备之间的区别就更不用说了。

   此时看看天色都已经即将变得暗淡了,方林岩也就快步走向了城西,不过刚刚走出差不多两里路,就又听到了后方有如雷的蹄声传来,肯定是又有人搞事,惹得祭赛国当中再次出动了精锐。

   看着这些骄悍的精锐骑兵从长街上践踏而过的时候,方林岩的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爽的,但他很好的掩饰住了,和其余的普通百姓一样表现出了惊恐之色藏到了街边。

   很快的,这些弓骑就在前方几百米的地方转弯,然后围住了旁边的一处酒楼。

   接着这帮人纷纷弯弓搭箭朝着上面射了过去,有道是不出手不知道,他们一出手之后,就听到了“刷刷刷”的破空声!

   看得出来他们的巨弓乃是特制的,其射出的箭簇也是特别打造出来,在射过空中的时候,箭簇尾部甚至出现了淡淡的螺旋状轨迹。一箭掠过之后,其上附带的劲道霸道至极,甚至连窗棂之类都硬生生撞断。

   不仅如此,楼上还有人将桌子板凳往下面砸,但是这些东西在半空当中都被箭簇命中,“咔嚓”连声爆碎了开来,可见其威势之惊人。

   因此这一座酒楼在连续中了十七八箭之后,已经是仿佛被拆迁过似的了,显得破破烂烂。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忽然有一个人大声叫道:

   “狗杂碎!你们有种再来射一射看?”

   然后就见到一个杂髯壮汉推着一个官宦打扮的男子走了出来,这官宦打扮的男子显然是吓破了胆,大声惨叫道:

   “各位猎骑大哥,我父亲乃是哈察督的副统领,你们千万要手下留情啊!”

   果然,这个人质一出,下面的这些猎骑立即投鼠忌器,纷纷收弓。

   方林岩一看那杂髯壮汉,就知道这家伙必是空间战士,因为他躲在了那官宦打扮的男子背后的姿势是有讲究的,乃是标准的防狙击手的站姿-------试问本世界的人上哪去学这玩意儿?

   只听那壮汉大叫道:

   “你们这些猎骑听着,这个狗官的儿子糟蹋了隔壁的小芳,又杀了我弟弟,老子这一次是不想活的了。但你们与我也是无冤无仇,所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我们这里面一共是四个人,你们也上来四个人,但是不准用弓,有人用弓就撕票!只要你们的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胜了我们,那么不消说,你们带人走就是!”

   “若是你们一个个都是怂卵子不敢的话,那么趁早滚蛋,换有这个胆子的人来,我在此用父母祖先的坟墓发誓,一定遵守诺言。”

   下面这些猎骑乃是拱卫王室的精锐,可以将之理解成成吉思汗的怯薛军,满清的巴图鲁之类性质的,一个个都自视甚高,听到了那杂髯壮汉的话,纷纷都在冷笑,立即就有四个人上前请命。

   方林岩远远的看着,只觉得这些人真的是连摆明了的套路都看不出来,这些猎骑的战场优势在什么地方?机动性和强大的远程攻击力!还有平时训练时候的整齐划一。

   那杂髯汉子提出的条件看似公平,其实是要骑兵下马肉搏,还不能用最拿手的方式,直接就将之能力废掉了一大半。

   果然,这四名猎骑进去,很快就惨叫连连,死在了里面,不过看起来那名杂髯壮汉也是受伤不轻,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了,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继续出面叫嚣。

   “猎骑的人果然实力惊人,若不是咱们运气更好,已经全部都被撂倒在这里了!大好头颅,谁来取之!”

   喊完了以后,居然又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然后直接跪倒在地。

   这时候方林岩就觉得这杂髯汉子更假了!

   身上的伤势都是皮外伤,走路一瘸一拐,步伐偏偏还迈得很大,难道不怕扯到蛋吗?这样的破绽只要是稍微精细一些的人都能看出来。

   最后喷出来的那口鲜血则更假了,像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直接喷了五六米远!这样的喷血视觉效果倒是出来了,可是未免也太浮夸了些。

   这样的喷血方式只有一种情况会发生,那就是当胸挨了一击重拳,并且力量惊人,差不多连前胸的胸口都全部击碎才行。

   结果这些猎骑的人对望一眼,只当是楼上的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一次上去理所当然就要建现成便宜了,甚至这帮人为了上楼的四个名额争抢了一番,然后就兴冲冲的冲了上去。

   然后不消说,这四个人也直接石沉大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酒楼当中了。

   这时候,杂髯汉子就直接一瘸一拐的再次出现,当然,依然死死的扣住了人质,这一次用的却是激将法:

   “猎骑好大的名气,来的就是这样的娘娘腔吗?若是都是这样货色的话,你们干脆改个名字算了,叫屎骑!弱得像屎一样的破烂杂碎玩意儿!”

   这句话一说,猎骑的人一个个都红了眼,直接嗷嗷叫着冲了上去,当然,并不是四个人一起上了,而是剩余下来的十几个人一起上。

   结果这帮人冲上去酒楼后才几秒钟,酒楼就轰然爆炸!在酒楼爆炸的同一时间,旁边的店铺里面已经扑出来了好几条身影,他们的目标赫然就是这群猎骑的坐骑!

   见面直接就先割缰绳,然后拿尖刀直接捅脖子,下刀又快又准又深。

   这些坐骑纵是训练有素,可终究还是畜生,被捅了以后生命力绕是极强,却也只能惨嘶着逃开,可是出手的人都是直刺心脏,马儿越跑的话,失血就越快。

   酒店爆炸的时候,本来待在里面的人早就找好了藏身处,只等爆炸结束以后,就里应外合一起围攻冲进酒楼的猎骑的人。

   而他们处心积虑设置了这么一个局出来,预先埋设的炸弹肯定也是下了血本,威力巨大,直接平地腾起了一朵蘑菇云!甚至连附近的房屋都被震塌了好几间,更不要说处于爆炸核心当中的他们了。

   可怜这些人骑兵变步兵,弓术还发挥不出来,此时更是被炸得昏头转向,有的伤重就直接昏迷了,有的轻伤的还能咬牙支撑。

   不过这样一来,军中最大,也是最强的优势:队列也是施展不出来的了。

   在四大负面效果的作用下,这帮猎骑可以说是人人受伤,不过伤势则是有轻有重。

   他们好歹也是皇室精锐,装备一流外加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这帮布局的空间战士也是估算不足,顿时就见到有好几个猎骑撞破了包围,狼狈落荒而逃!

   那些空间战士对付留在原地的重伤猎骑都有些人手不够,顿时就被这帮突围的冲了出去。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心中一动,立即就悄然找准了一个看起来腿脚受伤,一瘸一拐的猎骑,然后悄然尾随而行。

   这名猎骑逃出了几十米之后,本来以为已经逃出升天,就被方林岩猛的飞跃而出然后扑倒在地。在倒地的过程当中,方林岩已经直接使用铠甲之敌捅了他好几下。

   此时本来是猎骑反击的好机会,但先前酒楼当中的爆炸已经令其吓破了胆,头部也是受创了,脑袋里面晕乎乎的。若是有反抗心思的话,之前在和同僚一起的时候就返身对敌了。

   因此这猎骑虽然遭受到了突袭,喉咙里面发出了“霍霍”作响的声音,眼里面布满了红丝,脑海里面却只有一个快逃的念头,一脚就将方林岩踹开,然后扒起来继续跑路。

   见到了这模样,方林岩就尾随着跟了上去,他就像是一只围着一头疯牛飞舞的毒蜂。疯牛埋头往前冲撞,毒蜂却始终都在其旁边飞舞,并不挡在他的前面,只是偶尔就对准了其叮上一下。

   这猎骑被方林岩追杀了差不多五六十步之后,身后淋漓落下的鲜血甚至都将跑过的地方染成了一条血路,然后终于无力倒下,口中鲜血不停涌出。

   在他的眼里面,前方就是大街街口,只要逃到了那里,贼人当然就不敢当街行凶了,也就意味着自己逃出生天,只可惜......

   看着这名猎骑彻底死去,方林岩也没料到自己居然捡了个现成便宜!

   视网膜上也是随之出现了提示:

   “契约者CD8492116号,你成功杀死了一名祭赛国禁军(猎骑)。”

   “因为你杀人的时候并未暴露自己的相貌,所以并没有获得任何声望方面的影响。”

   “你获得了魂珠5个。”

   方林岩先搜尸,居然从这家伙身上搜出来了两锭黄金,三个银锭,算是发了一笔小财。

   匆匆收起了这名祭赛国禁军掉落的钥匙之后,发觉远处已经有人探头探脑的了,更是有一名空间战士已经气急败坏的追击过来,好在他直接蒙了面,一个助跑就跳了起来翻过旁边围墙跑路了。

   然后等到安全的地方以后,方林岩顿时有些纳闷了,这家伙为什么才给了自己5个魂珠呢,还不如之前自己击杀的那三个混混出产的魂珠高。

   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魂珠的掉落模式肯定不只是按照实力来的,因为若论实力的话,这名祭赛国的猎骑实力肯定是比那三个混混高的,没道理这猎骑掉落五个魂珠,三个混混却能掉二十个啊。

   方林岩沉吟了一会儿,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现在所呆的地方貌似距离之前入城的地方还真不远呢。

   那三个混混为什么要来跟上自己,还不是因为自己去了那一家三江当铺?然后鉴定了筑基丹出来之后整个人就被跟上了,所以,他立即就去了三江当铺。

   这一次方林岩因为打定了主意,办完事就打算出城,所以也不打算卖什么关子,用最简单省事的方法来。

   之前就说过,三江当铺旁边就是赌场,于是他在赌场外面看到了一个闲汉,直接就招手叫他过来,丢了五文钱给他道:

   “这位大哥,我有事想要找你打听一下,事后还有五文钱送上。”

   这闲汉顿时眼前一亮,立即就跟着方林岩到了旁边的僻静处,方林岩便道:

   “之前经常在这里混的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做槌哥的?”

   这闲汉立即道:

   “有啊,你说的是古斯这家伙吧,他是刺古尔族那边的混血,喜欢用槌子敲人后脑勺,手段十分凶残,所以之前刚来的时候还有人叫他杂种,但后面就没有人敢叫了,都是管他叫槌哥。”

   方林岩听了以后不动声色的道:

   “那么还有一个胡二呢?”

   闲汉道:

   “胡二啊,他家里本来是做朝奉的,但在他手里面败了家,不过还是有点眼光,古斯抢到了东西以后就会让他帮忙销赃,能多卖不少的价钱出来呢。”

   方林岩点了点头,闲汉继续道:

   “跟着古斯混的还有一个叫做烂牙的,也是个做事情毫无底线的家伙,只要是有利可图,什么事情都肯去做,怎么,你找他们什么事?”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心中已经颇有了初步的想法,然后道:

   “那么他们三个人的手上都有不少人命了?”

   这闲汉尴尬一笑,却不说话,方林岩很干脆的再塞了十个钱过去,低声道:

   “我也不是什么官府的人,只是得了主家的吩咐接下来可能要和他们打一打交道,所以麻烦兄弟说得越清楚越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